您的位置:首页 > 娱乐 >

新人声优要走过怎样的路? 新人声优和新人动画师的区别可不是一星半点

日本动画业界的繁荣,却反过来压榨了日本动画制作者的生产力,也降低了大部分动画企划的制作质量。与此同时,底层动画制作人的薪酬待遇在长达数十年的时间里都没有得到很好的改善,依旧难以追上日本社会的底层公司职员。

这已经是日本动画业界的老生常谈了,但如果把目光转移到其他方面,比如说声优,他们也理应从日本动画数量的暴增中获得了更多的出镜机会,那他们的收入环境有所改善吗?

答案依然是否定的。

随着日本动画行业规模的扩大,日本对动画制作人员的需求量也几乎成比例地增长,毕竟动画制作中底层员工的生产力从以前开始就被压榨得所剩不多了。想要提高产能唯有增加人手,再加上人才增长远远跟不上业界规模的扩张,外包就成了必然的趋势,而大量下放到国外的外包又反过来限制了日本本土人员的酬劳。

但声优行业则不太一样,由于声优等级制度的存在,就算是顶级声优为动画配音,除了极少数几位规格外的元老级声优外,他们的酬劳都不会贵得离谱。另一方面,声优行业从底层人员的数量到需求来说,都远没有动画制作方面那么紧绷,从底层到顶级声优都尚有余量。

简单来说,很多声优还在愁着没工作,这也是你会听到有人说请日本声优比国产声优更划算的原因。

夸张一点说,动画制作里的底层职位中割动画,几乎是一个“有手就行”的职位,只要不是绘画天赋差到天怒人怨的地步,经过学习后怎么也能到动画公司里追梦——别人还生怕你不来呢。

但声优不一样,从萌生了“想成为声优”的想法开始,面前就只剩下一条独木桥,放眼望去桥上还全挤满了人。对于如今的声优来说,这条独木桥的起点名为声优养成所。

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也就是日本动画崛起之后,声优再次成为炙手可热的职业,声优养成所也如雨后春笋般出现。从声优事务所自己建立的养成所,到与演艺有关的院校、再到独立的声优养成所,都是此后诞生新人声优的主要来源。

但在育成难度和产能需求的区别下,新人声优和新人动画师的区别可不是一星半点,更何况声优养成所只是一个培训机构,甚至不能提供什么资格证,这意味着前者从养成所毕业后还不一定能成功进入声优事务所。

两者唯一相近的,可能就只有刚开始工作时候的工资了,这一点在与日本动画业界有关的作品《白箱》中就有提及。

但更多想要成为声优的人,都倒在了声优养成所这一步,大体上和各种兴趣班体验一日游没有什么区别。而那些从声优养成所毕业的,也只有一成左右会选择从事声优工作,并找到愿意接纳自己的声优事务所。

声优事务所就是声优生涯的第二条独木桥,日本的知名声优杉田智和,就曾因为新人时期所属事务所解散而差点退出声优行业。或许正是这些经历,才让部分声优在成名后选择自己建立事务所。

如果说声优养成所是培训机构,那么声优事务所就是中介公司。

很多动画公司都不会给中割动画人员提供基本工资,声优事务所也不会为新人声优提供固定酬劳,大体上就是一个只介绍工作,却不干涉生活也不提供规划的经纪人。

当事务所接到工作委托,就会安排旗下的声优进行试镜。至于能不能成,甚至是能不能拿到试镜的机会,都要取决于新人声优自己。所以“混个脸熟”对于新人声优来说也是一条必经之路。

新人声优的收入本身是有保障的,但前提是要得到工作,并且被成认为“声优”。

对于声优而言的出道,并非以平常说的“第一次配音”为准,而是被日本俳优联合成认为一名活跃声优,并列入声优等级排行的最底层之中,才算是正式出道。

这时候声优的每集动画酬劳,才有了15000日元的最低保障,至于能拿到多少个15000日元,还得看新人声优本身能抓住多少机会。

但这个保证声优收入的等级制度,也反过来限制了顶级声优的收入,总的来说就是涝的涝不死,旱的却真旱死了。

为了得到更多的机会,声优养成所和声优事务所都会拼了命地往日本首都圈里挤,这对于新人声优而言也是一个沉重的负担,毕竟首都圈的生活费之高是有目共睹的。如今的后宫王松冈祯丞,就是典型的声优养成所打工人。

另一方面,在日本俳优联合的声优等级评定上,声优的活跃年份占据了很大的比重,该项可以视为声优的“工龄”,但又远没有工龄那么好混,因为只是给路人ABCD配音可还称不上是“活跃”。

这个制度也不能说是不近人情,毕竟一名声优要是只给路人ACBD配音也能一路晋升,那他最后的结局可能就是连路人都配不成了,因为这种随便来个新人都能配的角色,必然是只挑最便宜得不挑最好的。

15000日元,对于手游玩家来说就是“一单半”的概念,新人声优就算能加入每周固定出镜一次的动画企划,一个月下来也不过是60000日元,最后还要扣除掉事务所的手续费和纳税的部分。

如此计算下来,这位新人声优的收入,其实还不到天天爆肝的中割动画师的一半,而后者尚且还只能在业界福利机构提供的廉价出租屋里天天吃生蛋拌饭度日。

和国内相对缺失的产业链相比,日本虽然有了明确的声优追梦方法,新人声优也有稳定可期的晋升路线,但基于声优超长的工作寿命,长年下来也形成了极其稳固的阶级,这种阶级无疑会让新人寸步难行。

其中最明显的体现,就是近年来几乎看不到新人声优的崛起,除了手机游戏这种产量高且台词量大的企划外,在诸如TV动画这些传统的领域里,Cast表上永远都是那么一群老熟人。

每一位新人声优都在竭尽全力,为的仅仅是更加接近梦想一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