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在神作扎堆的2009年 Lass推出在烂片时代开始之前就已经诞生的烂片

《化物语》、《凉宫春日的忧郁》09版、《某科学的超电磁炮》、《轻音少女》,2009年可谓随手一抓都是动画观众耳熟能量的佳作乃至神作。但就在这么一群神仙里,其实还潜藏着一部至今仍被众人吐槽,在烂片时代开始之前就已经诞生的烂片——《11 eyes》。

《11 eyes》,或者说《11eyes罪与罚与赎的少女》,原作游戏由Lass于2008年发布,后在2009年10月上映TV动画,它可谓是Lass社本质社团出身、经历早期低谷、中期发展、逐渐壮大、遭遇挫折、挣扎无果、最终陨落这一连串历程中的巅峰作品代表。

虽然Lass社的发展是标准的励志剧情,但然他们拿到的却并不是属于主角的剧本。

但即使如此,《11 eyes》原作的质量也依然是有保障的,作为Lass创社八年来第一次下定决心摆脱“快餐模式”的作品,《11 eyes》凭借庞大的世界观、质量上乘的配乐、以及出色的人物设定,最终取得了超过三万份销量的成绩。这既让他们的付出得到了相应的回报,也让Lass社的格局提升到新的高度。

只可惜这就已经是Lass的巅峰,而巅峰过后则意味着下落。但下落的,或许并不止是Lass社,还有整个Galgame游戏市场,而这部2009年的“烂片”,也只不过是其中的一小朵浪花罢了。

1.成名者顺流而下,默默无名者逆来顺受

时值2015年,中国二次元手游市场处于崛起前夕,而日本手游市场则早已是一片繁荣。所以当《传颂之物:虚伪的假面》登录主机平台时,宣传标语上就出现了这么一行豪气冲天的大字:“把游戏从智能手机上夺回来!”

当时由白狐社制作的《传颂之物:虚伪的假面》TV动画随游戏上线同步播出,这部曾在B站上有版权且可以免费观看的作品,想必对于许多国内动画观众而言并不陌生,就算是完全的路人观众,光是女主角的CV种田梨沙就足以成为一个补番理由。

数年之后的2019年,AQUAPLUS公布了《传颂之物》系列的新作官网,并附上了经典的倒计时营销。正当一众粉丝以为又要迎来新的正统续作时,AQUAPLUS却突然宣布新作是一款手游,那2018年暴雪嘉年华的味道顿时就扑面而来。

但除了AQUAPLUS和暴雪娱乐的妥协之外,其实不少玩家也明白近年来主机游戏的境况,就算主机游戏市场的份额没有缩水,也遭不住玩家生活节奏与市场环境的改变,手游一家独大已经是无人可挡的趋势,纵使强如暴雪娱乐也只能顺流而下,更何况AQUAPLUS。

至于Lass,他们可能连转型手游的余地都没有了。

2.当有自我风格的公司标榜“用户友好”

Lass社始创于2003年,最终在2017年3月3日宣布破产。这家以古英语“少女”为名的公司把“用户友好”作为自己的标语,而他们的作品也确实不断游离在重口猎奇与大众口味之间,一直寻找着自己用户友好的平衡点。

从Lass的第一代作品《青と蒼のしずく-a calling from tears-》的内容和质量就可以看出两点,首先重口猎奇才是根植在他们骨子里的核心要素,其次则是这家Galgame公司的本质是典型社团出身。

到了Lass社次年的第二代作品,也就是他们较有名的《3days》,虽然从口味的层面上没有表现出Lass标榜的用户友好,但凭借更进一步血腥猎奇带来的冲击力,以及放出后大受好评的OP,第二代作品的销量最终突破了5000份,比起完全是平平无奇的第一作自然是好了无数倍。

以《3days》的成功为基础,Lass再次“一转攻势”,第三代的《FESTA!!-HYPER GIRLS POP-》终于体现出了他们的“用户友好”,因为作品风格又突然变回了第一代更加偏向大众口味的恋爱轻喜剧。

本来这是相当明显的重蹈覆辙行为,但由于《3days》的成功为Lass聚拢了大量人气,再加上他们的主画师萩原音泉在这一作中有了明显的长进,再结合上Lass在宣传方面从不吝啬的做派,最终《FESTA!!-HYPER GIRLS POP-》的销量竟然翻了好几倍达到了16000份。

对于本质社团出身的Lass来说,这毫无疑问已经是巨大的成功。再然后,就轮到2009年著名的TV动画烂片,《11eyes罪与罚与赎的少女》。

3.Lass的巅峰佳作,Gal改的巅峰烂作

正如上文所说,《11eyes罪与罚与赎的少女》是Lass社下定决心摆脱一年一作快餐节奏后首次出产的精品游戏,而让他们有了这种决心和底气的主要原因,就是《FESTA!!-HYPER GIRLS POP-》大获成功所带来的自信和财力。

事实上,《11eyes》确实已经称得上是精品游戏,这部作品在玩家群体中的知名度也远超Lass此前的《3days》,是Lass名副其实的代表作。至于TV动画里混乱且缺乏逻辑的剧情,实际上是典型的失败动画化改编代表,把原作里丰富饱满的内容都给糟蹋了一遍。

从Lass的前三作身上就可以发现,他们一直在重口猎奇和大众口味之间反复横跳,具体表现为既不想放弃自己的想法,又不愿意冒违逆市场潮流的风险,而《11eyes》就是Lass在数次尝试后精心打磨出来的答案。

因此《11eyes》从一开始就注定不会是绝对意义上的神作,它所站的位置,只是Lass这家Galgame公司的顶峰,如果把它放到整个业界之中进行对比,最多只能算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但很可惜,2009年偏偏就有不少作品站在《11eyes》之上,别的不提,光是AKABEiSOFT2的《G线上的魔王》就足以压得《11eyes》无法翻身。

如同上文所说,巅峰过后即是下落,元老画师萩原音泉的出走,第五代作品的不断跳票,发售之后还被吐槽为“少女神雷,少女天雷”的堪忧质量。即使面对这样的多重困境,Lass还是从2013年一路坚持到了2017年,期间发售了四部新作,欠债达到1亿6000万日元,最终这家前前后后也有十数年历史的游戏公司还是没能逃出破产的结局。

诚然,Lass在业界中的地位无法与AQUAPLUS相比,但也正因为如此,他们才既没有实施转型的资本,也没有迫切转型的负担,结果就不出意外地消失在市场环境的浪潮中。

到得现在,也唯有在动画观众们回顾2009年的精彩时,顺带吐槽一句“居然还有这样的烂作存在”时,还能让大家想起曾经有过这么一家Galgame公司了。

相关阅读